书朋网 > 玄幻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417、漩涡神匠身边的人都不普通
    海龙山。

    犹如龙头般的山崖边,百米高的瀑布倾泻而下,给这个静谧的小岛添了一些悦耳的喧哗。在这个瀑布下,有着一座小屋。

    小屋依山而建,有些农家韵味。

    若不是门前树散发着灵气,彰显着它的不凡;若不是有一名不过十八芳龄女子坐在柴扉旁,正把玩着两枚价值百枚白晶的暗夜石,谁都不会多看几眼这个小屋,谁都不会想到此处的不凡。

    那两颗暗夜石被女子把碗在手中,在温和的阳光下露着它圆润的一面,不过只要是光,落在它上面就会被吞噬。

    所以不管它有多圆润,却没有一点光泽。

    “啊香,客人来了。”

    这时,在庭院的一角,一名埋头头、躬着身的妇人忽然开口。

    女子抛着暗夜石的手戛然而止,眉头一皱,应声道:“师父,小望在山下,有它呢。”

    显然,她对于忽然来客有些不爽。

    不过就是不知道,她是讨厌生人,还是不喜欢被人打断自己的自娱自乐。

    “凿齿是妖族,生来脾气暴躁,还不下去看看。”妇人训斥的声音传来,让被唤作啊香的女子连忙收起手中的暗夜石。

    当她除了庭院。

    嘴就开始一路地嘟嘟囔囔。

    “暴躁不更好吗?”

    “有事没事就来这找师父,他们不觉得烦,我还觉得烦呢。”

    “小望发脾气才好呢,让他们知道知道,海龙山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当她议论着下山时,在沙滩上的温平一行人已经朝着林间小道而去。

    凿齿当即挥舞狼牙棒,龇牙咧嘴地怒视着温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温平只觉得周遭的天地忽然有些了一些变化。

    原本轻薄的叶子被压低了头,小树苗也佝偻了“背”。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重了。

    “怎么回事?”

    婉言感受到了背后、肩膀传来的重量,一惊。

    林可无连忙上前扶住。

    砰!

    砰!

    凿齿顺势就用狼牙棒在地上砸着,原本看上去不过几十斤的狼牙棒,此刻如同数百斤的巨锤一样砸得地面砰砰作响。

    “竟然拥有重力。”

    温平当即试着动了动身子,应该有三倍左右的重压。

    光凭这一点,便已经可以让一名神玄下境修士无法发挥出该有的实力,因为在这里,理论上任何人都会举步维艰。

    不过,凿齿不受影响。

    它反而把自己的力量增加了数倍。

    “哈哈。”在试着体验体验这普通的压力后,温平当即迈步朝前走去,同样不受影响的还有林可无三人。

    比起重力场。

    其实这凿齿制造的重力场就是小巫见大巫。

    在听得温平呼喊后,赶山犬立刻就朝着凿砚一跺足,双眸之中立刻倾泻出蓝色的火焰。

    “呜。”

    原本还诧异温平他们不受影响呢,看到赶山犬的目光后,那兽脸当即一凝。

    “汪汪!”

    赶山犬吠了两声。

    温平竟然还真听懂了,赶山犬正警告着凿齿。

    被赶山犬这么一警告,凿齿赶忙收起重力场,因为凿齿只有神玄下境的实力,而赶山犬拥有着镇岳境和地狱的气息。

    温平呢喃着往前走着,“释放重力场,把对方的实力压制到只有两三成,让自己的力量翻倍,甚至翻数倍。这比妖物同境无敌的天赋更加可怕。果然,凿齿的能力也不简单。和黑沢能释放隔绝脉气的烟雾的能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妖不有。

    可就在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距离凿齿不足十步的地方时,变故似生!

    “小望,不得无礼!”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不过这一次的声音是人发出来的,走出来的也是一个人。

    那是一名妙龄女子,身材曼妙,穿着一身淡粉色的衣服,端是一个美女子。

    只是境界只有通玄下境,算不得很高。

    在三漩漩涡神匠这种高度上,通玄就显得有些卑微了。

    当走出来的女子看到地面有几个被狼牙棒砸出来的坑洞时,女子很不耐烦地开口了,“你们乱跑什么,没看到有大妖在这守着吗?”

    说罢,又冷冷地给了温平等人一个冷眼。

    “要见师父就跟我来&不明白脑子里想的什么,凿齿都不认识么?他一怒,释放出压力,你跑都跑不掉。”一边往前走,女子一边嘀咕着。

    还好她来得正是时候。

    迟一点,他们就会惹怒凿齿了。

    到时候凿齿砸起锤子来,一锤子一个。

    温平此刻没明白这女子为什么这么大脾气,顺势掏出藏戒中的东西,“这是紫然大师给我的信,她让我来这找她的。”

    “那也不能乱跑。你们一个个炼体境、通玄境,凿齿发怒,你们逃都逃不掉的。”女子看都没看就直接回答道。

    只是她在说完后就有些错愕。

    师父竟然写信情人来海龙山。

    很不可思议!

    “小望,继续守着。”在叮嘱凿齿一句后,女子带着众人往瀑布方向走去。

    林可无在温平身后摇头一笑,“这人是谁啊?通玄下境怎么这么大的谱。”

    “切。”

    杨兮完全不给对方好脸色。

    因为她自然没欠对方什么,用不着看她脸色。

    “我真是摆谱?那随你们怎么想了,如果是摆谱,我百念香就该亮出我18岁就踏入通玄境的事实,而不是下来从凿齿手中救下你们。”百念香说罢,心中摇头苦笑。

    暗道:这些人真不知好歹。

    自己救了他们,他们不说谢谢就算了。

    还觉得自己摆谱!

    再说了,这可是海龙山,能让你们上岸就是师父给你们的恩赐,你们还想怎么样?

    天地湖,108个湖泊,多少四星势力的大人物想见师父。

    难道个个都要笑脸相迎么?

    此刻,温平不知百念香心中所想,不过对她的表情是付诸一笑,正想打断她习惯自言自语的毛病时,她又说话了。

    “别以为你们和师父很熟就可以随便闯……凿齿可不是人,到时候六亲不认……”说着,她忽然从温平手中抢过信。

    “汪!”

    赶山犬顿时怒吠一声。

    恶灵骑士也已经在温平耳畔说要打她屁股之类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