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未分类 > 温暖暖封励宴 > 第626章 我愿意被她骗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柳白鹭和温暖暖小学就同学了,一路到初中高中都在一起。

    她一直觉得温迟瑾都是她看着长大的,温迟瑾奶团子时候,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姐姐们身后跑。

    柳白鹭和温暖暖亲如姐妹,自然也是拿温迟瑾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的,小时候温迟瑾追在她们身后摔了碰的,她和温暖暖也是这样吹吹糊弄他的。

    柳白鹭呼呼两下,还要再吹,后颈却被人拎着,整个人被扯着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撞进了池白墨的怀里。

    柳白鹭抬头,瞪向池白墨,男人冷笑了声。

    “这么能耐,看来你是想在这里过夜了。”

    池白墨低声说完松开她,转身就要走人。

    柳白鹭当然不想在警局里过夜,说不定一会儿还得被媒体围观。

    池白墨来都来了,她丢脸也丢过了,该抱大腿时不抱是会遭天谴的。

    见他真恼了,要走人,柳白鹭立刻急了也慌了,她下意识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阻拦了他离开的脚步。

    池白墨回过头,“放开!”

    他声音冷淡,仿若厌弃,那边,楚恬恬几人发出了几声明显的嗤笑声。

    本来看到池白墨突然过来,她们认出了人还有些紧张,可是现在看,池白墨好像也没将柳白鹭当回事嘛。

    尤其是封琳琳,本来难看的脸色瞬间好了不少,她迈步就走了过来,红着眼睛就去拉池白墨的另一只手臂。

    “白墨哥哥,你看看我的脸都被这个女人给打肿了,呜呜,今天可是恬恬给我接风洗尘的日子,她带人来砸场子算怎么回事?”

    封琳琳睫毛扇动,一行泪顺着微微红肿的小脸往下坠,挂在了尖巧的下巴上,欲落不落的格外楚楚可怜。

    柳白鹭看着封琳琳,满脸的震惊。

    同样做为女人,她可太懂封琳琳这样的妖艳贱货了,这表情这撒娇哭诉的语气,还有这个满眼委屈隐含期待和依靠的眼神,这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楚恬恬嘛。

    好家伙,封励宴这个妹妹原来喜欢的人是池白墨吗?

    这什么眼光啊!喜欢一只男狐狸。

    柳白鹭震惊的同时,却也生出了几分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还想当着她的面染指的不爽和愤怒来。

    她顿时来了精神,什么都顾不得了,没等封琳琳碰上池白墨的手臂就挥手一把推开了封琳琳。

    封琳琳完全没料到柳白鹭会突然动手,直接往后踉跄了两步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整个人都跌懵了。

    “琳琳!警察叔叔,她在警局都敢动手打人,你们不管管吗?”

    楚恬恬冲上前,蹲下来去扶封琳琳,又大声的嚷嚷起来。

    封琳琳脸色涨红,只觉丢脸的很,顿时扑在楚恬恬的身上,配合的呜呜哭了起来。

    柳白鹭,“……”

    她也没想到封琳琳这么不经推啊,搞得她跟什么大力女一样,也很尴尬的。

    眼看着旁边警察还真过来了,柳白鹭缩回手,扶着额,一副头晕虚弱的模样,“啊,突然好晕啊!”

    她说着,身子一晃直接往池白墨的怀里栽。

    没办法了,今天这个场子她自己已经撑不住了,要是池白墨不管她,她还不得被关在警局里教育个几天?

    她自己就算了,还得连累小瑾弟弟。

    见此,楚恬恬讽刺的冷笑了声,她对池白墨也算熟悉。

    池白墨虽然看着没封励宴那么高冷难以靠近,但是池白墨的脾气也不算好,柳白鹭刚刚都已经惹恼池白墨了,像他们这种人怒气一旦起来,哪儿是能轻易消退的?

    而且柳白鹭明显是装的,这么明显,以为别人都瞎吗?

    她等着看柳白鹭的难堪,池白墨一定会躲开,最好让柳白鹭这个贱女人当众摔个狗啃屎。

    可惜,在楚恬恬看好戏的目光下,池白墨竟然站在那里没动。

    他虽然没抬手去抱人,但是却让明显装晕的柳白鹭顺势倒在了怀里,眼睛紧紧一闭,却死死抱住了男人的腰。

    楚恬恬,“……”

    这是什么妖艳贱货!

    装晕都装的这么敷衍的。

    而池白墨僵了一瞬,竟然弯下腰把女人给抱了起来,还扭头冲过来的警察道。

    “她晕倒了,我先带她去医院做检查,后续的事律师会来负责处理。”

    这太离谱了,哪儿有人晕倒还能站的稳稳的,抱腰抱的牢牢的?

    睁着说瞎话,也没这样的啊。

    封琳琳气的双眼通红,也不在楚恬恬的怀里哭了,而是爬起来,挡在了池白墨的身前。

    “白墨哥哥,她根本就是装的,是她先动的手,你看她把我们都打成什么样了……”

    “我是医生,她晕没晕我比你清楚。”

    池白墨开口,这话说的霸道。

    可以理解为,我说她晕了她就是晕了。

    也可以理解为,我比谁都清楚她是装晕,我愿意被她骗,用得着你提醒?

    封琳琳刹那呼吸都不畅了,眼睛通红滴血,恨不能一巴掌过去把装晕的柳白鹭给拍飞。

    “我的人,我带走了,还有谁有意见?”

    池白墨目光略过封琳琳,在四周扫了一圈。

    他虽不怎么在圈里混,可是却是池家妥妥的大少爷,而且谁不知道池家夫妇恩爱,就生了两个儿子护短的很。

    池大少自己也是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一路学霸的过来,虽说是不肯回家继承家业,但是人家是真的有医术傍身。

    手术做的漂亮,年纪轻轻声名在外,再历练几年就更是不得了了。

    这年头,谁家能保证家人都不生病,没个需要动手术求上人的时候?

    医生是最不能得罪的,尤其还是有真本事的医生。

    男人目光扫过,刚刚还满是愤怒谴责纷纷的人们,纷纷拉扯着自家的惹事的后辈往后退。

    池白墨收回目光,抱着柳白鹭迈步离开。

    柳白鹭轻吁了一口气,还从男人怀里偷偷睁开一只眼往后看。

    见温迟瑾竟然还站在那里没反应过来,她悄悄的从池白墨的腋窝下探出一只手,飞快的朝着温迟瑾勾了勾手指,挤眉弄眼的示意他跟上。

    温迟瑾反应过来,迈步就跟在了后面。

    池白墨却脚步顿了下,这女人是当他眼瞎看不到她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还是当他烂好人,大晚上来捞她就得了,还能大度的将她勾搭来的小弟弟也给捞出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shupengw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