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未分类 > 三国之最风流 > 164 刘玄德思急勤王(一)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杨彪心中一动,抬眼看了看钟繇,问道:“长安不易再居,元常,你此话何意?”

    钟繇说道:“国朝定都本在洛阳,当初所以天子迁都到长安,是受董卓的胁迫。董卓胁迫天子迁都长安的时候,明公你就坚决表示反对,只是没有能阻止董卓的悖逆之行,因此天子才不得不从洛阳迁到长安。现下长安既然已不宜再居,而镇东将军的兵马又已然入驻洛阳,繇闻之,徐荣等在洛阳先是歼灭了黑山贼张白骑所部之犯,继剿灭境内贼寇,招徕流民,修缮城池,整修宗庙,而今洛阳的境况已是大为改观,不再是数年前被董卓烧毁后的残败之像,故繇以为,现在是不是到了还都洛阳的时候?”

    杨彪抚须沉吟,说道:“还都洛阳……”

    钟繇说道:“明公,还都洛阳,除了可避开车骑与郭将军之争,还有一个好处。”

    杨彪问道:“什么好处?”

    钟繇说道:“镇东将军帐下兵马,乃我大汉之东南强军,镇东历战无往不胜,足以抗车骑、郭将军等凉州诸部兵。天子如从长安迁都到回到洛阳的话,那么朝权为车骑、郭将军等所操持,朝纲混乱的这种情况也就会得到制止,是我汉室之权威,可以从此得以恢复矣。”

    杨彪再次沉吟,稍顷,说道:“镇东将军……”

    钟繇大略猜出了杨彪此时的所想。

    荀贞在徐州的这些年,先是打兖州,又是打青州,更於前一段,秦项的儿子秦干,自作主张,毒死孔融,说实话,他在朝中的风评并不是很好,而是与袁绍、袁术等一样,同被朝中的某些大臣视为是个有野心之辈。杨彪现在所虑的,应该即是在此。

    钟繇遂说道:“镇东将军与繇郡里人,颍阴与繇乡长社相距只有四十里地,繇与镇东於十余年前就相识了,深知其人。荀氏累世清名,镇东少承父、祖之教,素怀忠君报国之志也。牧徐州以今,哪怕是朝廷迁到了长安以后,每年十月,镇东仍然都会不辞路远,不顾路途为盗贼阻隔,遣吏上计朝中,并常常进献方物给皇上,他对汉家的忠心,由此可见!观海内州郡诸侯,能如镇东者,无矣!明公,若是能够迁都回到洛阳,则朝中有公等为天子之辅弼,外有镇东勒兵马以从诏令,讨定叛逆,削除群寇,不为难也!我大汉之中兴,指日可待。”

    杨彪迟疑说道:“我与镇东并不相熟,镇东也许如君所言,乃心王室,但是元常,朝中的一些传闻,想来你应当也是听到过的。

    “颍阴荀氏,固当世之名族,历代清名也,然镇东本广陵太守,旧年无朝廷诏书而擅自兴兵,逐走陶谦,乃得徐州;占徐州以后,镇东又兴兵侵兖州、青州,於今更擅自遣派兵马入驻洛阳,还把河南尹骆业给赶跑了。元常,观镇东近年举止,君谓忠心云云,可信么?”

    钟繇早就有备,知道杨彪会有此问,便侃侃而谈,回答说道:“镇东旧年确实只是广陵太守,但他之所以兴兵逐走陶谦,以繇之闻,却并非是为权利。”

    杨彪说道:“此话怎讲?”

    钟繇说道:“明公,陶恭祖治徐州,昏聩无道,重用笮融等小人,崇尚浮屠,盘剥百姓,奢靡僭越,内无力剿灭黄巾,致使徐州境内,百姓受倒悬之苦!又陶恭祖嫉妒镇东的才能与德名,屡次迫害镇东,镇东是不得已,方才起兵攻之!

    “陶恭祖已失民心,镇东因轻易得取徐州。逐走了陶恭祖后,镇东礼贤下士,若张昭、张纮、陈登、糜竺等徐州诸士尽皆倾心,乐为其用,徐州在镇东的治理下,今是内无盗贼,民安其业,於方下的这个乱世之中,可以说是别为一方天地!

    “至於镇东先后出兵兖州、青州,据繇知闻,其目的也并非是为了争夺地盘,而实是应兖、青士民的请求,是为了剿灭兖州、青州的黄巾贼寇。兖、青黄巾盛时,达百万之众,甚至故兖州刺史刘岱都是被黄巾贼害死的,……明公,若无镇东出兵剿灭,则兖、青之我大汉百姓,现下只怕是死伤殆尽,兖、青早成贼蜮了!

    “镇东究竟忠不忠於陛下,朝廷到底能不能信他?就不提镇东年年上计、时常进贡,其实从一件事中,就可看出。”

    杨彪问道:“何事?”

    钟繇说道:“初平元年,关东诸侯联兵讨董,声势浩大,袁本初、张孟卓、袁公路等部兵马分屯河内、酸枣、南阳,然而却是俱皆连日高会饮宴,如此而已,都不肯出兵攻打董卓;到最后,只有镇东率孙文台、曹孟德勇敢进兵,击讨董卓!明公,与袁本初诸君相比,镇东之不顾个人利害,一心忠於王室,跃然在目矣!”

    钟繇的这一番话却是无可辩驳。

    杨彪抚须,想了下,说道:“君此言却也有理。只是这件事干系重大,难以一言而决,这样吧,元常,君且容老夫细作思量,等明后日入宫,见到皇上,老夫再看看皇上的意思,然后再做决策,何如?”

    这件事的确关系重大,钟繇本没有指望杨彪当场就做决定,——事实上,这也不是杨彪一人就能做出决定的,因而闻言也不失望,行礼下拜,肃容说道:“明公为朝廷之表,群臣之望,天子赖之。如今,天子之安危,汉家中兴之望,一切就都拜托於公了!”

    推举皇甫郦来做第二个说客,这只是钟繇顺着杨彪的话说出来的一个建议,他今晚求见杨彪真正的目的,正是为向杨彪进献迁都回洛阳此议。

    ……

    尽管此事情关系重大,但是钟繇作事干练,说话简洁,在杨彪府中待的时间并不很长。

    从杨彪府中出来,见夜尚未深,钟繇没有回家,而是命车往去司徒赵温府。

    登车前,钟繇在街上站了一站,举目望向城外。不像白天的时候,城外这时没了交战之声,但仍有隐约鼓角断续随风传来,衬得夜色更静。寂静的如似压迫。

    和荀贞与杨彪并无交情不同,赵温与荀贞倒是有些关系。

    当然,赵温家在蜀郡,和颍川八竿子打不着,赵温又没在豫州做过官,故而这个关系不是直接的关系,是间接的关系。

    赵温的父亲曾举荐过荀爽,是荀爽的举主;而且荀贞从皇甫嵩讨黄巾至汝南的时候,赵温的兄长赵谦那会儿是汝南太守,荀贞与赵谦因此得以相识,通过赵谦、赵温父亲举荐过荀爽的这层过往,荀贞和赵谦也就有了来往。

    换言之,赵温和荀贞的间接关系,一是源自他两人长辈间的关系;一是出於赵温兄与荀贞的关系。却是说了,既然与荀贞认识、更熟悉的是赵谦,那钟繇为何不去见赵谦?原因也简单,前年,初平三年年底,赵谦因病已然在尚书令的任上去世。

    所以,钟繇只能去找赵温。

    入到赵温府中,赵温刚吃过饭,还没休息。

    见到赵温,钟繇同样的说辞,再说了一遍。

    到底是有过其父举荐荀爽、其兄颇是欣赏荀贞这两件过往,对待荀贞,赵温不像杨彪那样疑虑重重,但还是那句话,迁都回洛阳,此事的确重大,他也一样是用“且容老夫再思”来答复钟繇;并除此以外,赵温还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他问钟繇,说道:“长安内外,於今尽是李、郭诸党之兵马,就算皇上愿意迁都回洛阳,但如果车骑等横加阻挡,可该怎生应对?”

    钟繇回答说道:“这的确是个麻烦,但要想解决,也不太难。”

    赵温问道:“君有何策?”

    钟繇说道:“繇之愚见,可以先请皇上下密旨一道,给镇东将军,令镇东率兵前来关中相迎。”

    赵温说道:“令镇东率兵来关中相迎?”

    钟繇说道:“车骑与郭将军正在内斗,於此际,若是忽闻镇东将军统精兵由东而来,将入关中,繇料之,他二人定会慌张,唯即西遁耳,又哪里还会有功夫再阻拦朝廷还都洛阳?”

    赵温摸着胡须,仰着脸,想了片刻,问钟繇,说道:“可是如果镇东领兵从东而来,将入关中的消息传到车骑、郭将军营中,反而会不会使车骑、郭将军两下罢兵,齐心来对抗镇东?”

    钟繇从容笑道:“不排除有这种可能,然请明公思之,车骑与郭将军之间已经产生了嫌隙,发生了内斗,就连天子亲自遣臣调和,都不得解,那么便就算是闻镇东统兵而来,他两人暂且放下内斗,转而联兵,可他两人间的猜忌会因此消失么?必定不会。明公,彼二人虽联兵却实互相猜疑,镇东则又知兵,其部将士善战,败之何难!故其纵联兵,亦无妨也。”

    赵温以为然,颔首说道:“君言有理。那就这样吧,等老夫与杨公、张公等商议过后,看看诸公是何意思,再禀奏天子,作最终之决定。”

    “张公”,说的自是司空张喜。

    钟繇恭敬地说道:“此事重大,自当细作商议,只不过时间紧迫,晚则或就来不及了,繇愚见,明公还是宜早做决策。”

    ……

    接下来两天,钟繇先后拜访了太仆韩融、大司农朱俊和阴修等等朝中重臣,——阴修曾是荀贞的故长吏,朱俊也曾算是荀贞的长吏,韩融是颍川人,皆与荀贞有或深或浅的关系,钟繇以同样的言辞向他们说之。韩融等对之各有不同的态度。

    却尽管钟繇的拜访是私下的行为,消息还是传了出去,被黄门侍郎丁冲闻得。

    丁冲闻后,与左右亲近吏说道:“不亦元常也有请天子迁都之意。”

    当天,他又给曹操写了一封书信,且亦不必多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shupengw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