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都市小说 > 就是喜欢你呀 > 第5章 凭我喜欢你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高三的暑假,是我人生里过的最黑暗的一个假期——因为我高考失利了。

    后来即使这件事过去很久了,我也依旧耿耿于怀。

    有一次同学聚会,有个朋友突然问我:“晚晚,你去的那个学校不怎么样啊。

    你怎么去了那所学校?”

    我当时一听这话,就炸了。

    我从包间里冲了出去,坐在走廊上掉眼泪。

    Y先生跟着我出来,小心地安慰:“他也就是无心的,你这是和他过不去还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我没有回他,只是闷闷地赌气。

    Y先生伸手过来拽我,要我和他们一起玩。

    可我这个人叛逆,每每有人将意志强加在我身上,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像只小刺猬,一字一顿地问他:“连我爸妈都管不了我了,你凭什么管我?”

    我嘶声力竭的吼把Y先生吼懵了。

    他站在台阶上看了我好久,微风轻轻地吹起他细碎的头发。

    最后,Y先生平静地对我说:“凭我喜欢你。

    ”

    我那时以为,他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安慰我。

    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曾有一个人将这个世间仅有的一束光留给了我。

    我还记得高考的录取通知书寄到手中的时候,我依旧无法接受即将和小伙伴们天南海北的事实。

    尤其是和Y先生不在同一个城市了,那种感觉令我对未来充满了恐惧,以至于整个假期都处于焦躁状态。

    学校开学比较早,我成为了一群人当中离开林城最早的那个人。

    走之前,大家伙出来聚餐。

    我窝在KTV的沙发里无比焦虑。

    Y先生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然后在我旧得掉漆的诺基亚手机上下了一个微信。

    耐心地添加了他的手机号以后温柔地对我说:“在外面害怕的时候,就给这个微信发消息。

    ”

    我那时候,并不知道那个微信是他的。

    只以为,是某个没有头像的空号。

    于是去学校之后就没闲着,拿着手机各种发消息。

    第一天:陌生环境我有点害怕。

    第二天:室友们好像都不是很好相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第三天:这边的东西好难吃,不知道这样下去体重会不会下降呢?

    大概是看到第三天Y先生终于忍不住了,微信那头默默地回了我一条:要是敢不好好吃东西,信不信我亲自过来给你喂饭?

    羞红了一整张脸的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微信号不是所谓的空号。

    Y先生只是懒,所以并没有用头像。

    恨不能掘地三尺躲起来的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究竟怎么回他。

    手机就又一次发出了嗡嗡的震动:你胃不好,不好好吃饭会胃疼的!乖啦!~

    脸红i

    g。

    也就是那一年,我因为高考失利,被逼学了会计。

    后来去学校之后,就开始走上了码字的不归路。

    别人忙着谈恋爱的时候,我在敲键盘;别人忙着参加学生会的时候,我在敲键盘;别人忙着旅游的时候,我还是在敲键盘。

    毋庸置疑,那时候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

    但Y先生不是,去上大学之后网络游戏开始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Y先生是个非常自律的人,自律到有多可怕呢?就是,早睡早起绝不熬夜,坚持健身从不懈怠。

    所以我和他的时间几乎一个在北半球一个在南半球,往往他早晨八点给我发的消息,我能睡到下午四点醒来再看。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开始企图要改变他的作息时间。

    结果,我没能改造他反而被他改造了。

    在Y先生的不懈努力下,每天十一点我就必须关灯睡觉。

    不论宿舍有多吵,我都能裹着被子美滋滋地进入梦乡。

    可是,随着我的工作量越来越大,且又是个有拖延症的人,我往往喜欢把稿子拖到吃过饭八点以后再写。

    有一次,因为第二天急着要交稿,白天又和室友出了趟门给彻底耽搁了。

    晚上我有点歉意地给Y先生发消息:今天我可能要赶稿晚睡了,早点休息吧。

    晚安。

    我以为,发了这条消息他就去睡了。

    可是半夜宿舍熄灯以后,Y先生却打了电话过来。

    我一边忙着打字,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对话。

    Y先生说他在打游戏,今天也准备熬夜了。

    就这样,我挂着耳机如此和他聊了半个小时,等我终于完成了稿子。

    才带着困意问他:“你不是从不熬夜的吗?今天打游戏吗?这么晚。

    ”

    他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我。

    而是说:“快去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就挂了。

    ”

    我拿着手机迷迷糊糊钻进了被子里,一直到我快要睡着半梦半醒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声音,Y先生说:“小傻瓜,我在等你打字呀。

    ”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敢将当天的工作放到半夜。

    即使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记得那个夜晚。

    也记得那个因为知道我怕黑,所以打来电话陪我到深夜的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shupengw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