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玄幻小说 > 皇帝哥哥别过来,本宫不想搞内卷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守护
    
    五年前,她是被人当做玩物一般送去了明盛国和亲吗?!这期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冥……玄?!
    这四个字彷佛是魔咒一般,带着浑身的刺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中翻滚着,刺激这她的所有神经。
    猛地,苏琦罗的胸口便像是被人狠狠的锤了一下,疼痛难以,呼吸一下子也变得急促了起来,身体之内似乎是想要冲破什么禁锢,一股气体不断的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经受不住这般的疼痛,除却胸口和心窝疼得很,脑袋也是一阵刺痛,全身上下都仿似要炸开来了那般,着实是让苏琦罗感受到了窒息般绝望。
    再也没有一丝的精神同气力去抵抗,苏琦罗便是一下子被刺激的两眼一黑,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地上。
    小煤球见状,不由得有些急切的晃动了下尾巴,黑色肉呼呼的爪子小心翼翼的伸出来戳了戳苏琦罗的脸蛋,而后又试探性的拍了两下。
    但下一瞬,却又是转身躲进了身侧的草丛里。
    只见苏琦罗的身体前,忽的停下了一双凤纹软缎绣鞋。
    “二妹妹?!”苏乐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琦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只是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惊讶,反倒是眸底多了些许趣味。
    其实在方才苏琦罗靠近的时候,她便是察觉到了。本来她今夜过来,便是掩人耳目的,自是会对周遭的一切更为警惕,加上她的武学造诣,一个毫无武功底子的苏琦罗,根本就没有办法隐藏。
    因此,她才会故意引导出苏含悦说出五年前的事情来刺激她,最起码也要让她知道,自己五年前的凄惨过往。
    这般,若是她还有颜面入宫,那她可真的要重新再审视一下她的这个二妹妹了。
    苏乐勾唇一笑,微弯腰,双手下意识的抚摸上苏琦罗精致的脸蛋上。
    触手便是一阵嫩滑,细润如脂。而那唇红齿白,当真是秀靥艳比花娇。这月海国第一美人之称,当真货真价实。
    细长的指甲轻轻的在苏琦罗的脸蛋上划过,苏乐眼眸一片恨意,若不是怕她突然死在这里,会惹得乔子晟怀疑上自己,让自己之前所作的一切都前功尽弃,她当真会毫不犹豫的便当场掐死了苏琦罗。
    不过,她又怎会让这卑贱的血弄脏了自己这双高贵的手。想要她死的人,可多着呢。
    但是这脸蛋……苏乐凤眸微眯,刷的一下收回手,利落的从衣袖之中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寒光在空中乍现,隐隐的在苏琦罗脸蛋的上方晃悠了几下。
    正待苏乐想要狠狠的在苏琦罗白皙漂亮的脸蛋上划上几道,却见身侧猛然的窜出了一个小身影,猛的扑向了自己的手。
    一阵酥麻电击感顷刻间便是从刀上传递到了苏乐的手上,使得她本能的缩回了手,眼角上扬。
    “呜……”一声愤怒的低鸣响起,苏乐定睛一看,方才瞧见了苏琦罗的脑袋旁边还多了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
    只见那黑色的身影发出了愤怒的叫声,与此同时身上的毛都还炸开了一片,成了防守状态的弓起身子。
    “区区一只畜生也敢来阻挡本宫。”苏乐认清了那团黑影,心下的惊讶便是散去,重新拾回了小刀。
    见状,小煤球当即愤怒的在苏琦罗脸蛋上方呼着爪子,警告之意十足浓烈。
    “拦得了你就试试。”苏乐被小煤球的这副样子彻底给激怒了,气极反笑,唇角反倒上扬,心下更是下定了决心要将苏琦罗那会令六朝粉黛皆失了颜色的容颜给划个稀巴烂。
    小煤球冲着苏乐龇牙咧嘴,亮出了尖锐的爪子,一双绿瞳不断的流转着光芒,但下一瞬,就在苏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却忽的发出了急促的叫声。
    “喵!喵!喵!”
    寂静的夜晚顿时充斥了满满狰狞尖锐的猫叫声,使得苏乐略有些失措和走神。
    这一叫,许不定能将乔子晟的人给喊过来。
    “你这个该死的畜生。”
    苏乐不由得恼恨的低声咒骂一句,而就在此时,小煤球毫不犹豫的便是张嘴朝着她的手狠狠的咬去。
    因为吃痛,苏乐下意识的便是松开了手,小煤球见得逞,便是利落的松开,快速的将刀给叼走。
    与此同时,还在不断的急促的叫喊着:“喵!喵!喵!”
    “什么声音?!”立时便是引起了守夜巡视人的注意。
    “可恶。”苏乐捂住了被咬的手,满眸的阴鸷。只是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要赶紧撤离,若不然就会被发现了。
    但临走时,瞧着小煤球那得意的瞧着尾巴的样子,却又很是不爽。凤眸微转,苏乐便是迅速的怀中掏了一包药包出来,而后那红色的粉末便是飘飘洒洒的落在了苏琦罗的脸上。
    而后拍了拍手,再度阴冷一笑,便是加紧了步伐,躲闪开那些侍卫,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小煤球看着那些红色的粉飘落在苏琦罗的脸上,着急的连忙伸出爪子不断的在她的脸上拍着,想要将那些粉给拍散,但粉末实在太多,犹且还铺满了她的脸,加上巡视的侍卫速度太快,此时已然是发现了这里的异样。
    着急之下,小煤球只能最后再挣扎着拍了拍,便是转过身钻进了草丛里,彻底消失。
    “这不是二小姐吗?怎么倒在这里?!”侍卫当即便是发现昏迷在地上的苏琦罗,想要搀扶,却又碍于男女授受不亲,只好围成一个圈子,将苏琦罗保护起来。
    “小姐!?”酒酒接到侍卫通知,十分惊愕,一时不慎还被手上的银针被戳破,渗出了几滴血珠。
    只是酒酒顾不上这么多,连忙赶过去,将昏迷的苏琦罗扶起,送回了房间。临走时,还十足意味深长的回过眸,瞧了苏含悦的院子一眼。
    也是因此,酒酒完全没有注意到,苏琦罗脸上那些奇怪的红色粉末,点点碎碎的散落在了额间同脸颊,甚至连脖颈都有些许残余。